當前位置:

17歲失足少年有了個檢察官姐姐 - 湖南頻道

來源:紅網 作者:周凌如 編輯:李曉玲 2019-03-18 10:24:19
時刻新聞
—分享—

17歲失足少年有了個檢察官姐姐 - 湖南頻道

誤入歧途盜竊手機,檢察官幫他找工作,并化身姐姐前往看望

紅網時刻3月18日訊(瀟湘晨報記者 周凌如)法庭之上,17歲少年小浩(化名)嚎啕大哭,淚水一滴接著一滴,落在了檢察官何丹的心里。

小浩父母不在身邊,只有一個舅舅管著他,結果走上了盜竊的歧途。如何幫助小浩真正回歸社會?何丹想了很多辦法,在一次次和小浩及其舅舅談話后,她決定幫小浩找份工作,培養一門養活自己的本領。

對于17歲的小浩來說,他做了一個長長的“噩夢”:小浩奔走在無邊的黑暗里,逐漸變得麻木。直到一雙手握住他,小浩恍然“夢醒”,開始嚎啕大哭。那一刻,是在天心區法院的庭審現場,握住他的手的人,是天心區檢察院的檢察官何丹。而他的眼淚,也落進了何丹心里。

3月15日,何丹特地從長沙來到婁底看望小浩。那個希望擁有穩定工作和生活的少年,如今在一家餐廳工作,開始學著看書,他開始期待,將來也擁有屬于自己的小餐廳。

17歲少年的淚,讓她放心不下

3月12日,是小浩離開看守所的日子。

在此之前,何丹做了一個決定,再去一趟看守所。因為,17歲的小浩在庭審時落下的眼淚,讓她放心不下。

在案發兩三年前,小浩開始在外漂泊,沒有父母關愛,靠著曾經學過廚,自己打點零工過活,一直沒有比較穩定的經濟來源。在結交了一些社會上的朋友后,小浩開始學著流連網吧,也曾去過酒吧。因為經濟狀況拮據,小浩與兩個朋友決定一起在網吧里偷手機。被抓后,小浩無力賠償,也沒有取得諒解。

當時承辦這起案件的檢察官是何丹。在何丹的印象中,這個孩子盡管認罪態度好,卻喪失了應有的朝氣和活力,完全沒有積極的狀態。

可當何丹與案件的審判員在法庭上對小浩進行法庭教育,鼓勵他學會自立自強時,小浩眼中的頹唐開始破碎。“他留給我的印象很突出,他哭得很厲害,說自己很后悔,強烈表現出他希望能得到別人的關愛,也希望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可以養活自己。”

“像小浩這樣的孩子主觀惡性并不強,如果不關愛他,他可能在走投無路的時候,還是會做出偏離社會正軌的行為。”何丹將小浩的眼淚與愿望記在了心里。“我從看守所了解到他一直表現很好,小浩要釋放了,我想幫他找一份穩定的工作,但是這需要先征詢他自己的意見。”

脫下檢察官制服,她當起姐姐

在與小浩的交流中,何丹了解到,小浩有一個舅舅,舅舅對他一直很關心。“小浩很渴望能與親人在一起,在看守所的日子,舅舅也來看望過他,想要幫他在婁底老家找個工作。”

小浩舅舅的想法與何丹不謀而合。

在與小浩交流后,何丹多次主動與小浩的舅舅通電話。“我要確認小浩的舅舅會在他釋放當天去接他,也一定會幫小浩找個工作。”

3月15日,何丹早早踏上從長沙前往婁底的路程,此時,小浩已經在一家餐廳工作了兩天,“雖然他舅舅說,已經找到了工作,但是我們只是在電話里溝通,我還是想落實這件事。”

小浩工作的地方是他舅舅朋友的餐廳,平時住在餐廳的員工宿舍里,餐廳老板娘熱情大方,這讓何丹稍稍放下心來。

為了保護小浩的信息,這一次,何丹脫下了檢察官制服,以小浩姐姐的身份與老板娘溝通,希望平時能多關照指點他。“法律對于未成年人的前科劣跡是保護的,除司法機關要了解相關的情況外,一般情況下對于其他人都是要保密的。”

小浩的變化也讓何丹欣慰。“他告訴我現在在看書,之前打工的時候沒目標,每天渾渾噩噩。以后他希望有自己的餐廳,有了這個目標后,小浩工作開始變得格外認真。”

“之后我也會繼續和小浩聯系,關心他的情況。但是不會太頻繁,太頻繁反而會打擾他的正常生活。”

最大目標是幫他們重回社會

“現在我們實行的是捕訴監防一體化,也就是在檢察院這塊,批準逮捕和審查起訴階段都是我一個人負責。”何丹是院里辦理未成年人案件的專家。按照這種機制,從接手案件時,她能對未成年嫌犯有所了解,也能有針對性的進行幫扶。

除了幫忙找工作,對于有一些失足未成年人,何丹還會像家長一樣,幫助他們回歸校園。

“他們大部分是16到18周歲,理論上應該在學校里讀書,有人也有很強烈的回到校園讀書的意愿。他們這個年齡段應該有接受教育的機會,他們雖然曾經涉嫌犯罪,如果因此失去接受教育的機會,過早的進入社會,對他們自己不好,也可能會成為社會上不穩定的因素。”何丹表示。

何丹介紹,這個機制還包括社會調查等方面,她會向專門的機構申請做社會調查,對失足未成年人進行全方位的調查了解,再根據最后的報告來制定有針對性的具體幫教方案。“最大的目標是幫助他們重新回歸社會。不論是就學就業,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,我們會專門給他制定一個連貫的幫教方式,其中還包括反復的和家長溝通。”

閱讀下一篇

返回紅網首頁返回湖南頻道首頁
黑帽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