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人视讯

當前位置:

托舉姐、小蟹妹,我紅的“新聞與浪漫”|紅網兩會報道組幕后故事 - 真人視訊為什么老是輸

來源:紅網 作者:何青 劉玉先 王宇晨 陳彥兵 陳宗昊 編輯:李曉玲 2019-03-14 13:31:56
時刻新聞
—分享—

WechatIMG2218.jpg

紅網團隊在北京融媒演播中心合影。

想記錄最清晰聲音全程舉著錄音筆的“托舉姐”;

以相機包為“桌子”,自己則打坐般盤坐于地上的“佛坐哥”;

領結婚證第二天,還沒辦酒,就來到北京的“小蟹”;

……

今天,小編帶大家關注一下,這些活躍在全國兩會上的紅網記者,聽聽他們在兩會里的小故事。

WechatIMG2212.jpg

為了記錄最清晰聲音,記者廖潔全程舉著錄音筆。

兩會“客串”

文/采訪中心時政部劉玉先

跑全國兩會,今年是第六個年頭了。

來之前,便一直在思考,在去年推出《微觀兩會》系列報道的基礎上,如何再創新,推出與眾不同的產品。

來到北京后,發現要實現這一目標,有些難度。一來攝影記者進不了會場,而影像是新聞報道中一個很重要的方面,只能借李長宏老師“高大上”的相機,硬著頭皮上,彌補無攝影記者駐會的短板。二來融媒體產品“大行其道”的當下,單純靠幾篇圖文報道,除非常重磅的內容外,很難脫穎而出。

為此,大會開幕前便給自己定了新的目標,那就是——在拍好照片的同時,盡量多出有看頭,讓人眼前一亮的文字報道。

WechatIMG2213.jpg

記者劉玉先找最佳角度,躺在地上仰拍。

3月4日,大會開幕前一天,便前往大部隊駐地酒店,從李長宏老師那拿到高端設備,尼康D5,以及24-70,70-200兩個鏡頭。大會開幕后,全團會議也好,分組討論也罷,在拍完會場全景及領導照片后,便尋思著拍一組代表認真聽會、積極履職的照片。

于是,會場上緊盯代表們的一舉一動,一有“風吹草動”便趕緊按下快門,定格最精彩瞬間。3月5日大會開幕后,3月6日晚上,便推出《鏡觀兩會|你專注的樣子最好看(組圖)》報道,主要是全團會議和分組討論中,代表們履職盡責的“表情風景線”。

3月7日下午,真人視訊開獎歷史代表團媒體開放日。可以說,這是大會期間,真人視訊開獎歷史團最重要的主場活動了。顯然,圖片也是很重要的一環,尤其是還要進行現場圖文滾動播報,容不得半點松懈和馬虎。

電腦、手機是否100%的充滿電,相機讀卡器是否能正常使用,電腦內存是否足夠(保證現場處理圖片能迅速到位)??中午吃完飯,檢查完畢后,2點10分乘車前往人民大會堂真人視訊開獎歷史廳,排隊、安檢、觀察現場座位擺設等細節后,已是2點35分。此時主持人宣布,原定于3點開始的會議,提前至2點45分舉行。

趕緊占領正對主席臺的中間位置,好第一時間拍好全景照。奈何自己海拔不高,又沒折疊梯子,加之身邊拍照、攝影記者太多,咔咔咔拍了幾張,一不小心就被擠了出來。

拍完全景照后,緊接著就是5個代表的發言,以及中外媒體記者現場提問環節,因現場設置有圍欄,24、70鏡頭短了,趕緊換上70、200鏡頭,及時拍好每個代表的發言,以及后面九個現場提問記者的照片和領導回答提問時的照片,為保證圖文效果,盡可能及時將現場盛況通過滾動播報擴散開來,每拍完照片后,以相機包為“桌子”,自己則打坐般盤坐于地上,拷照片、調試照片,加上水印,第一時間傳給后方編輯。

同時,利用間隙,及時捕捉記者們的各類“神器”、踴躍提問的瞬間、及時趕稿和錄音的畫面。當晚九點便推出《鏡觀兩會|開放日,世界聚焦真人視訊開獎歷史(組圖)》報道,將開放日的盛況展現開來。

WechatIMG1213.jpg

在人民大會堂聽了總理作的政府工作報告后,記者周潔與代表們一道回駐地分享報告中的利好消息。

當晚,在處理圖片的時候,室友突然驚喜地告訴我,在騰訊新聞上,看到了我的照片。原來,現場為拍好一張照片,找到最佳角度,我躺在地上仰拍的瞬間恰好被中國網的同行抓拍到,被其作為3月7日兩會好圖片來推薦。

事非經過不知難,幾天的攝影下來,感覺攝影是體力活。端著十來斤重的機子,在會場跑來跑去,以至于后面幾天右手腕都有點點酸痛。同時,又是一門很深的技術活,如何構圖、選最佳拍攝點,如何調快門、光圈,如何裁剪、調試圖片等等,均不是三五天就能立馬見效,而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。

2019全國兩會即將閉幕,回首今年的兩會,特別要感謝兩位同事,讓我這個文字記者在攝影方面有一點點小小的成就感,也讓自己知道要學習的地方還有很多很多。來年兩會,必將做好更為充分的準備,迎接新的“戰場”。

WechatIMG2222.jpg

認真工作的人最美麗。

生活如這一次采訪總會有一扇門

文/采訪中心政務部陳彥兵

3月5日,來北京的第3天,我的任務是采訪全國人大代表、長沙雅禮中學校長劉維朝。

“聽說劉代表曾經婉拒所有媒體的采訪。”在室友的規勸聲中,我放下手中的電話。

“……我帶著千萬網友的留言和期待,想要咨詢您兩個問題。”下午5點,編輯完信息,發送。

30分鐘,一個小時,兩個小時……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手表上的指針,清晰地發出聲響,在寂靜中變得嘹亮。我站在代表駐地走廊的盡頭,眺望遠處的萬家燈火。窗外的北京,華燈初上,車水馬龍,而我內心僅存的希望,似乎正伴隨著黃昏的隱退,逐漸走向凋零。

不久后,我終于收到代表回復的短信,可以接受采訪。頓時激動的內心深感出乎意料。

真人视讯距離約定的采訪時間僅兩小時,我坐在會客區,開始整理相關的資料。

作為領跑湖湘基礎教育的名校,我想知道高考改革,他們如今準備得如何,作為雅禮的校長,我還想知道他有著什么樣的情懷。

WechatIMG2215.jpg

采訪結束已經深夜,記者陳彥兵打開電腦準備趕稿。

兩個小時的采訪,代表的談吐極為親和。他給我描述希望中的雅禮中學,他希望雅禮不單單是一座座冰冷的教學樓、一排排整齊的課桌,而是一座富含生命氣息的地方。涵養生命的氣象,他希望雅禮如同一棵大樹,生機勃勃、蒸蒸日上。從雅禮走出去的學生,自信陽光、開朗堅強,每一位學生都有自己的個性,每一件事都有自己的看法。

“其實在見您之前,我以為……”我按捺不住內心的疑問。

“您以為會碰釘子?”劉代表坦承,一直以來,確實很少接受采訪,因為想埋頭做事,其他的都留與他人去說。

真人视讯“您是任正非式的校長,是實干家。”

真人视讯“沒有沒有。”他一邊擺手,一邊謙虛道。

我接著問,“那您為什么會接受我們的采訪?”

他發出一聲輕微的嘆息,“我感到我有責任,我有責任給廣大網友一個回復。”

WechatIMG2224.jpg

晚上10點,記者王義正結束了一天的采訪。

突然感到內心微微的顫動,隨后深深的感動。他婉拒大多數媒體,卻為紅網留著一道門。采訪結束,時間已到晚上11點,回去的路上,北京的寒風呼嘯而至。“11點半開會”,這個點,很多人都已進入夢鄉,而我們,還在為新的一天做準備。突然想起《云巔之上》里一句臺詞,袁姍姍作為替補主持人上場,被換下的主持人對她說,“別跟我說你會盡力而為,這是我經營了15年的節目,你得玩命做。”

在紅網,從沒有人下達如此苛刻的要求,而這樣的使命,卻似乎大家彼此都心照不宣。

真人视讯蓬生麻中,不扶則直。從紅遍整個網絡的“托舉姐”到神情專注的“坐佛哥”,紅網人留下一個個堅挺的背影,不僅僅只是簡單的“敬業”。領證第二天,來不及辦酒,就來到北京的小蟹,大半夜拍北京夜景的攝影記者,大風中或蹲、或趴在天橋上,與黑夜融為一體,只有背后的“時刻”二字奪目清晰。被創意玩出花來的政府工作報告解讀,還有在群里無論多晚都隨叫隨到的編輯,還有那句“您不睡覺也不行啊!”的規勸……

真人视讯歲月靜好,是因為有人負重前行。經過這次兩會,再一次深刻感受到,拼搏與擔當是紅網人的常態。兩會結束,借一句代表吉言自勉——以苦干續寫輝煌,以實干托起心中的夢想。

WechatIMG2216.jpg

北京的夜燈火闌珊,房間的燈徹夜不眠。記者王宇晨、王波、張必聞在討論小蟹視頻。

五人小組在北京的日與夜

文/采訪中心重點創意部王宇晨

今年全國兩會,紅網將虛擬演播室開設到了北京。即省兩會后,《小蟹觀兩會》開始了第二季。一個新生事物的出現,人們可能會給予較多的寬容和贊譽,但到了第二次,就會變得苛刻起來。團隊的壓力可想而知。

真人视讯說到團隊,一個視頻欄目的團隊,一般情況下會是一個浩浩蕩蕩的隊伍。但北京的小蟹團隊,只有五人,從選題在腦海中浮現,到拍攝制作上傳分發,都要靠自己。在北京的酒店里,一天要出一期節目,不發狠是不行的。

當然,這個欄目,得到了領導的支持,這是十分重要的,可以說是決定性因素。

白天根據會議議程構思選題和形成文案,晚上錄制、制圖、動效制作、摳像、剪輯、合成,流程很多,但我們要最短時間內完成,沒有兩把刷子也是不行的。

服裝有問題……摳像有問題……色彩有問題……節奏有問題……辛辛苦苦趕出來的片子,問題不停地反饋來,除了抓緊檢查和修改,更重要的是不能沮喪,節目還得繼續做,沒有定力也是不行的。

WechatIMG2220.jpg

開完會回房間的記者張興莎,也是小蟹組美美的主播。

真人视讯動效要渲染,每渲染一次要三個小時,只能在渲染間隙休息,一做就到了凌晨三四點。五人的房間都不在一個樓層,我就在酒店樓層間上躥下跳,后期的兩位好漢在密閉的房間里悶得眼冒金星,沒有一定體力也是不行的。

我在想,為什么要做這樣一檔節目,為什么要逼迫自己和團隊那么狠?就是為了讓我們兩會報道,面目看起來新一些,親一些,輕一些。這個不斷嘗試、不斷探索的狀態,可能是年復一年做兩會報道的人,最需要的。

節目做多了,那些制作里的瑕疵和遺憾,仍然不停在我腦海里閃回。人工智能什么時候能發達到,讓我發現了瑕疵,就自動提示修改?科技什么時候能讓制作周期壓縮到最極限,讓我們渲染時不再苦等?真希望有科技界的代表委員能回答這個問題。

WechatIMG2214.jpg

記者陳宗昊脖子上掛著一個相機,手上提著一個相機。

第一次上會有點“囧”

文/采訪中心時政部陳宗昊

從事新聞工作十多年,今年還是我第一次上會。幸好帶著我跑政協會議的同事黎鑫是“老口子”,加上有過幾次跑省兩會的經驗,于是我拖了一箱子冬裝(到北京之后才知道長沙冷多了)、麻起膽子進京。

真人视讯3月1日中午,跟著隊伍到北京友誼賓館,領證件、拿手冊、尋住處,跟進了城的鄉巴佬一般,腦殼都望歪。

安頓好一切后,黎鑫告訴我,3日下午的大會開幕是重頭戲,和往年相比,住湘全國政協委員潘碧靈將亮相本次大會的首場委員通道,不能有絲毫閃失。

3日上午,約訪完陳曉紅委員后,我們匆匆趕往人民大會堂。驗證、排隊、安檢、進場,計劃下午兩點開始的委員通道,待我們一點一刻左右到達時,大廳里蹲守占位的記者已經基本就緒,尤其提供給攝影攝像記者的攝影臺上早已森嚴壁壘,且不說架著攝像機三腳架的電視記者占了好大地盤,連攝影記者都跨坐在折疊梯子上,警惕地望著我們這些后來者,生怕有不知趣的人繼續往上擠。

真人视讯跟黎鑫稍微合計一下,我們兩個分好工:他沖鋒往前擠進去錄音,我向后穿插爭取上臺拍照。可是圍著三層的攝影臺走了三圈,我哀嘆:繞樹三匝,何枝可依?

既來之,則安之。我看看時間還早,先給相機裝上長焦鏡頭,想著萬一中間有人要去五谷輪回之所,我擠上去了恐怕很難換鏡頭。果不其然,五分鐘后,一個憋得滿臉通紅的攝影記者舉著尼康D5相機蹣跚而下,更妙的是這位同行體型與我相差仿佛,這意味著騰出來的空間不至于引起他人有過激反應。說時遲,那時快,我化身為一枚靈活的胖子躥上了攝影臺第二層,兩旁來不及補位的同行一臉驚詫尚未退去,我已經開始用相機取景了。這一刻,透過長焦鏡頭,我看到了大廳墻上的鐘顯示著13:27。

AU0I9831副本.jpg

夜,深了。奔波忙碌了一天的記者郭薇燦顧不上休息,在電腦前趕稿。

等待,等待,等待……腳麻了,原地扭扭活血;手酸了,換成胳膊抱著相機。最惱火的還是后面的攝像記者,動不動說旁邊的人蹭了他們三腳架、擋了他們視線。這半個多小時,仿佛比一天還長。

終于,委員們來了。但我發現,我的70—200/2。8鏡頭根本拍不下全景,臺上那么擠,換鏡頭已經不可能了,只好掏出手機先來一張保底。連等兩撥委員后,排名第七的潘碧靈委員終于閃亮登場。早已調好光圈快門的我,等他回答真人視訊開獎歷史衛視記者提問時,咔嚓咔嚓拍個不停。

根據后方編輯的安排,我用手機錄下了潘委員回答問題的豎視頻。掉頭尋找黎鑫,想讓他幫忙給我遞個廣角鏡頭,結果發現他早已不在現場——在此感謝“三金”老師的靈泛,因為當時委員們已經陸續抵達人民大會堂,根據之前約定,除潘碧靈委員外,其他所有住湘全國政協委員將于14:30在大會堂前合影留念,幸虧黎鑫留意了時間,提前出去并順利給大家拍了合影。

WechatIMG720.jpg

為及時趕發稿件,紅網時刻記者黎鑫在會場外面席地而坐,編發快訊稿件。

委員通道的照片拍到了,我心里的石頭垮了一半,傳圖給編輯是另外一半。委員通道尚未結束,我跳下攝影臺,通過手機連相機的WiFi卡。結果,咣當,筐瓢了。這破卡死活打不開,好容易打開了,圖片半天刷不出,好容易刷出了,手機又發不出去。

真人视讯我當時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再次感謝“三金”老師的“靈泛”,只見他冒將出來拖著正滿口問候東芝和中國聯通的我往門口走:“這里人太多,信號不好發不出去,換個地方試試。”一分鐘后,視頻、圖片都成功發出,心里的石頭全部垮下去后,我才發現自己的棉衣早已汗濕透。

回首我的全國兩會“處女秀”,因為經驗的空白,造成了現場節奏失調,雖然沒有誤事,但值得吸取教訓的地方不少,下次如果有機會還能參加全國兩會報道,我必須做好充分準備。

紅網時刻記者 何青 整理報道

閱讀下一篇

返回紅網首頁返回真人視訊為什么老是輸首頁